基金经理们年报“作文”选:“你是少女我是少男在一起谈一场几乎心碎的恋爱收获的只能是成长而不是幸福”

开云体育|开云体育手机官网-开云体育网站app  > 开云体育手机官网 >  基金经理们年报“作文”选:“你是少女我是少男在一起谈一场几乎心碎的恋爱收获的只能是成长而不是幸福”
0 Comments

近日,基金2021年年报持续披露,记者再次看到,基金经理们写出各种小“作文”,比如大成基金首席权益投资官徐彦,在年报中表示,“持有人追逐收益,就像少年们追逐爱情,基金管理人对这种追逐的回应可以是,你是少女我是少男,在一起谈一场几乎心碎的恋爱,收获成长而不是幸福;也可以是抱有共同美好的愿望,我体现出关心和包容;还可以表现出像肥皂剧一样,留下的只有疗伤和遗忘。”

还有大成基金另一位明星基金经理韩创在年报中,主要回顾了自己管理基金这几年市场的变化,同时也输出了自己的一些投资感悟,比如他说道:“投资不能只是低头走路,还必须要抬头看天。这几年投资经历带给我最大的感受是,资本市场没有神,即使是我们常常放在嘴边的巴菲特等,也没有必要去神化他们,而是应该放在历史的视野下去理解。”

每当基金定期报告发布时,经常有基金经理喜欢在报告中写作文,有的喜欢行业分析,有的喜欢引经据典,有的喜欢回顾历史,有的则喜欢引用比喻。

在已经披露的2021年年报中,记者也发现已有部分基金经理在年报中,洋洋洒洒写了不少“作文”。

比如大成基金首席权益投资官、大成竞争优势的基金经理徐彦,在年报中表示,“持有人追逐收益,就像少年们追逐爱情:想要一份爱情,同时又完全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基金管理人对这种追逐的回应可以是:跟通常状态下一样,你是少女我是少男(考虑到现在持有人和管理人的经验,这并不完全是比喻),在一起谈一场跌宕起伏但几乎注定是心碎的恋爱,收获的只能是成长而不是幸福;或者,这更少见一些,我与你一样抱有共同的美好愿望,同时我作为更成熟的一方,在这份关系中体现出关心和包容,甚至是引导和克制——而不是相反更多得要求你对我如此,虽然过程中也不乏争吵和失望,但最终也许能实现那个美好愿望,即便没能实现也能彼此理解互道珍重;又或者,极端情况下可以是,我作为更成熟的一方,主动接近了你,最后却表现得像肥皂剧里经常出现的被万众鄙视的反派男——你跟我谈感情我跟你谈道德、你跟我谈道德我跟你谈法律、你跟我谈法律我跟你谈困难、你跟我谈困难我又跟你谈希望,其实只是想用更多的谎言去掩饰那个最初的谎言,最终时间给你留下的只有疗伤和遗忘,而不是玫瑰和价值。”

而在谈到专业创造价值时,徐彦聊起了相对论,他表示:“价值投资被简化成空间赛道护城河景气度等几个词汇,就像相对论被简化成 E=m×c2,不能说这个公式不对,但我们绝不会疯狂到把会用这个乘法等同于掌握了相对论。奇怪的是这种人人都不懈驳斥的心态在学霸遍地的投资圈中到处存在,并且更奇怪的是竟然还被普遍接受。”

“真正掌握一门规律并不太容易,然而未来对所有社会实践领域专业人士的真正挑战是:在社会实践中,人对事物的认知会改变事物本身,故而不可能存在关于事物的一成不变的规律;这是巨变的时代,很多历史上长期成立的规律将被颠覆,这将动摇专业人士专业性的基础。我们进化的方向应该是:从应用走向基础,进而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创造。价值投资并不复杂,复杂的是它背后从自然科学到社会科学的那些理论(以我个人的观点,这其中反而最不包括金融学),以及如何把这些理论和中国社会,而不是中国股市的实践相结合。” 徐彦在年报中继续说道。

此外,大成基金旗下另一位明星基金经理韩创所管的产品,也同期披露了2021年年报。在年报中,韩创也写了篇小“作文”,但主要谈到的是自己的投资感悟。

首先,在关于买什么方面,韩创表示:“要选择时代的企业。我于2019年初开始正式管理基金,而2019-2021年整个市场的运行几乎是前所未有的。我们见证了中美贸易摩擦及其初步缓解,见证了新冠病毒突然爆发及随后的全球大流行,见证了全球高企且持续性超预期的通胀。可以说,这几年密集的大事件深刻让人认识到,什么叫做只有时代的企业,没有企业的时代(凤毛麟角的卓越企业除外,他们或许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时代)。”

“所以我一直认为,投资不能只是低头走路,还必须要抬头看天,即必须选择符合时代发展潮流的企业。然而选择时代的企业,并不代表就是要盯着几条看起来代表产业趋势的赛道,因为它的内涵远不止如此。何况看起来前景越远大的地方,竞争的激烈程度也远非投资者们可以想象。我认为符合时代特征的企业,都可以算是时代的企业,而如何去定义时代特征,则有赖于投资者的大历史观和对宏观、政策等因素的把握。”韩创进一步说道。

其次,谈到什么时候买时,韩创指出:“要权衡风险收益比。我认为,投资不能只考虑眼前的三两个铜板,拒绝承担一切风险;同时我更认为,投资也不能陷入宏大叙事,口号式的投资只会带来无法承担的风险。选择时代的企业只能给我们指引大概率正确的方向,但是如何去选择具体标的以及何时去买入,都有赖于更细致的自下而上研究。我认为权衡风险收益比是投资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只有在考虑了股价向下的风险之后,向上的潜在收益才有意义。”

另外,韩创还表示:“需要不迷信盲从,持续进化。资本市场是一个过于喧嚣的存在,无数的投资人、中介机构、自媒体等都在持续发表各种各样的观点。这几年投资经历带给我最大的感受是,资本市场没有神,即使是我们常常放在嘴边的巴菲特等,也没有必要去神化他们,而是应该放在历史的视野下去理解。因此如何向内去挖掘自己的相对优势,向外去批判性学习不断进化,是一个基金经理能否持续为投资人带来回报的关键。我认为这也是我还需要投入巨大精力的地方,我希望能够不断努力,争取不负持有人重托。”

而随着基金年报的持续披露,或许还有更多的基金经理有更精彩的作文输出,记者也将持续给予关注。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