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撰稿人的态度

0 Comments

在网络时代,自由撰稿人被称为写手,而不是作家。他们有充分的生活保障,创作始终都处于边缘状态,周围没有很多捧场的评论家,也没有很多慧眼识英雄的编辑大人,仅凭自己的写作来赚钱谋生。他们的态度基本上可以称为被左右的态度,而只有一小部分向往精神家园,不太在乎收入,对付着过日子,不过不能长久,很快就会蜕变为另外一类,就是以赚取稿费为目的不择手段,粗制滥造,一味迎合读者口味,成了造句高手,抄袭高手。于是,自由撰稿人就再也没有话语权了,成了被公众消费的文化快餐制造者,甚至成了以写稿赚钱为业的无操守,无下限的写手。

原来的自由撰稿人是文化市场的活跃分子,也让文学从贵族走向了平民化。他们不仅要同编辑打交道,更要同书商们谈生意,不仅为大众制造精神食量,也为自己换取生活费用。由此来看,自由撰稿人未必自由,除非有了一定的经济基础和财力支持,不然只会受制于拮据的生活,为了谋生,以文换饭,以文媚俗,文章可以称批量制造,还可以进行剪贴、复制,制造各种谣言和传闻,以至于很多写出来的文章都成了文化垃圾。如此一来,文章成了商业化、平民化的娱乐方式,再也不是经国之大业,千古之盛事了,而是与形形的信息混杂在一起的东西,在媒体上昙花一现,也就失去了价值。

而一部分自由撰稿人仍然抱着理想,要“我手写我口”,抒发真情,保持原创,一步一步走下来。虽然挣钱不多,生活很艰难,但他们痛并快乐着,不甘心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不羡慕官场上的溜须拍马,也不想在繁缛的公文中消磨精神追求,直接辞掉工作写作,带着一些理想主义色彩,以一种比较冷清、孤寂的生存方式与这个喧嚣与浮躁的时代对话,坚韧地守护着生命的艰难与写作的浪漫。他们用这种写作方式来呵护尚未荒芜的精神家园,成为社会的良心,美的孜孜追求者。但是,时间长了,他们要么成长为异类,要么从了流俗,成了媚俗的写手。毕竟,资本推动着媒体的建设,需要大量写手诞生,更需要写手们与资本保持一致,成为资本宣传的喉舌。

于是,为了迎合资本的需要,保持自身人格独立的自由撰稿人正在慢慢消失。毕竟,“文章都为稻粱谋”,按照功利主义的说法,写文章不赚钱,为什么还要写?在审核很严的情况下,写文章抒发自己的独特见解就成了冒险的事,很容易“因言获罪”。既然不赚钱,又很容易冒险,为什么还要做呢?仅仅为了道德的需要?还是真相的需要?

或许,在资本推动的世界,道德和真相都是资本需要的道德和真相,和真正的道德和真相相去太远,而写手们所要维持的正是这种虚假的繁荣,是一本正经说谎话的套路,是为自己谋点钱财的方法。

曾经的自由撰稿人很让人羡慕,也很神圣,到现在资本推出媒体平台之后,自由撰稿人成了写手,成了日写一万多字甚至几万字的网络小说作者,成了大而无当的图文作者,成了以文字为摇钱树,巧舌如簧,连篇累牍地编造花边新闻的公众号作者。于是,为了赚钱,他们蜕变为写作的机会主义者,没有信仰,没有理想,没有自己的观点,一味蹭热点,人云亦云,当然也能吸引不少的流量。并不是读者没有什么见地,而是媒体上都充斥着这样的文章,让读者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满眼都是,不想看也就看了。时间长了,读者认为这样的文章就是常态化的文章,也是所谓的好文章,从而忽视了真正的严肃文学,也忽视了真相的发现与探究。一切都由资本操控,由权力操控,那么热点事件,以及由热点事件滋生出来的大大小小的媒体文章就都成了被资本和权力操控的对象,毕竟,写手们没有太多的操守,只是注重蹭热点,积攒流量赚钱。于是,自由撰稿人再也没有那么清高,再也不会捍卫写作的神圣,而是成了被金钱收买的涂抹着文化口红到处招摇撞骗的写手。

当然,还有极少的一部分自由撰稿人保持了个人写作的独立性,不为功名利禄打动,深居简出,孜孜以求,虽然产量不高,但可以拿出有分量的著作,让人们享受精神的盛宴。只是,他们并不怎么赚钱,而是生活清苦,精神矍铄。而那些媚俗的自由撰稿人整天玩弄文字游戏,借以吸引流量,获得一点可怜的收入,还梦想着写出伟大的作品,一朝成名,其实都是白日做梦。更有甚者,直接成立公司,让公司职员批量化生产图文和视频,都是剪切出来的,加上机器制作,基本上就连写手都称不上了,称为文化垃圾制造公司。但这些公司还是赚钱的,能蒙骗不少读者和观众。还有的写手成了“水军”,赚一点钱,却丢失了人格,真的成了文化市场打手的帮凶。

反思一下,还是平台出了问题,审核机制出了问题,不然怎么会把好端端的自由撰稿人变成了没有操守的写手呢?在资本的时代,或许反思平台问题,还不如反思如何赚钱更实在,这就是资本的力量,也是自由撰稿人的态度或者不成其为态度甚至成为被利用的态度的关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